按月存檔:四月 2017

創立考試的民族

 

0424

考試是一件怎樣的事?大中華區除澳門外都有統考,只有澳門不設;今年澳門開始第一屆四校聯招,爭議頗多,筆者認為發展成統考的機會頗大。下文一同看歷史看考試。

中華民族是最早有統考的文明,隋唐時期開始科舉制度,至宋代發展成熟,筆者在前文提過科舉是推動中華文明領先世界的重要制度,讓中國有了當時世界最適當的選官制度、最公平的社會流動制度;到了近代,西歐領先世界,清末時,康梁看到當時的科舉是中華落後之主因,倡議改革。中國是成也科舉,敗也科舉。所以科舉本身不好好壞,好壞在於科舉之目的與方法間之配合度。科舉是一種選官制度,目的在選任政策之執行者與決策者,科舉興起之時目的清晰執行者需通曉文書、決策者需懂政事時務;故有考辭章策論、擇優錄取。此時之中國領先世界。元代之時科舉地位有所降低,至明清之時改考八股,近代社會抨擊科舉全是抨擊此時代之考法,以朱子之學為宗,思辨限制大增從而限制了整個中國在政治制度、科學發展等不同領域之進步,最終致使中國落後於西歐;由是觀之,教育及考試之發展關係國家民族之興廢。大航時代後,耶穌會士讓西歐認識考試,近代歐洲也學習了考試這種選官方法,時至今日,考試已傳遍世界。以中華文化為本的東亞地區學子仍然是世界最擅於考試人群。

回到當下的教育發展,中、港、台之教育部門近年致力讓教育變得更適應當今之世,取材之法走向多元能力。以大陸地區歷史學科為例,高中課本改革成專題式,多分析而減少背誦。台、港地區亦有此勢頭。再到澳門,近年教青局工作相當積極,大體值得讚許。今年中、小學開始陸續實行基本學力要求,歷史科基力內容筆者認為頗合理,然就學校和老師執行時考慮其實甚多,除基力內容本身外,考試之方式及內容、基礎教育之根本目的、前線老師之工作負荷等等。

我們考試可以怎樣發展、我們的教育可以怎樣前進、中學歷史科如何變得更在地。下周將作進一步討論。

Ultra

澳門、西班牙與豐臣秀吉:誰把日本教徒送上絕路?

現在回想起來,一切都是那西班牙船長的錯。

 

那是1596年,西班牙大帆船聖菲力浦號在土佐國沿岸擱淺。在過去,歐洲船隻在日本擱淺實屬等閒之事。事實上,歐洲人與日本的最初邂逅,正是發生在一百五十年前的一場海難。當時一艘葡萄牙船擱淺在種子島,旋即受到九州地區各路諸侯的爭相歡迎。當地諸侯經常殺來殺去,因此對葡萄牙人的火槍鐵炮趨之若鶩;又由於明朝早已嚴禁日本人到中國貿易,因此他們都非常垂涎大帆船上的大批中國貨。

att-kano-naizen-namban-byobu-detail02-1
圖1: 16世紀赴日貿易的葡萄牙商人曾風光一時。

葡萄牙商業據點從那時起如雨後春筍地在九州建立起來。傳教士尾隨而至,並火速和島上的佛教徒發生衝突,互相砸對方的寺廟和教堂。九州諸侯們對此取態各異:例如最早接待傳教士的島津貴久,就冒著嚇跑葡萄牙商人的風險,把這些傳教士掃地出門;然而大村純忠卻把逃難而來的傳教士安置到轄下的長崎港裡,還強迫當地的佛教徒通通遷走。

 

到澳門開埠後,葡萄牙商人就更是底氣十足了。明朝本身有好幾個開放給朝貢國貿易的港口,但全都把日本拒諸門外。澳門就成了唯一能合法進行對日貿易的中國港口。不管有多討厭歐洲傳教士,諸侯都只能悶在肚子裡,就怕來自阿媽港的大船會揚長而去,跑到別的諸侯領地去。

 

1596年,當聖菲力浦號擱淺在日本海岸時,澳門的繁榮達到頂峰,每年從日本進口近60萬枚銀幣。聖腓力浦號雖說是艘西班牙大帆船,卻和澳門侍奉著同一位君主:菲力二世。菲力原本只是西班牙的國王,卻在廿年前兼併了葡萄牙,因此同時統治著兩大航海帝國的殖民地。這位地球霸主的勢力之大,可從聖腓力浦號的航線看出。這艘大帆船當時從以菲力命名的菲律賓島出發,準備前往同樣臣屬於菲力的殖民地墨西哥。

1200px-Philip_II_portrait_by_Titian
西班牙國王菲力二世

比起被吹往住滿獵頭族的島嶼,擱淺在日本乃不幸中之大幸。船員們期待,日本人會和以前一樣,送上食物和水,然後爭先恐後地吵著要和他們貿易。可是,在狂風暴雨中,船上一位也是叫菲力的方濟各修士,卻目睹了神秘的異象:岸上出現了一座純白色的十字架,並在菲力眼前突然變成了血淋淋的紅色。

 

對船上的西班牙商人來說,異象卻是發生在登陸之後。一名日本官員奉召前來,不是奉上食水也沒有要求貿易,而是乾脆沒收了他們所有貨品。他們目瞪口呆:這怎麼可能?

 

其實,從十年前起日本就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當初把傳教士趕出領地的島津氏,揮軍攻擊那些已改信天主教的諸侯。後者只得向當時已快統一全日本的豐臣秀吉求救。正所謂請神容易送神難,1586年,豐臣秀吉對全九州進行了直接控制,又沒收了長崎港作為自己的直轄地。一年後他又頒布《伴天連追放令》,宣佈要放逐所有的「伴天連」(Padre,指神父)。

 

可是,喂,等等,這難道不怕得罪我們亞媽港的商人嗎?其實,豐臣秀吉統一日本後,澳門雖然仍掌握了中國貨貨源,卻已不像以往那樣能夠挑選銷售對象了。若拒絕服從豐臣秀吉的新遊戲規則,對日貿易就會中斷,澳門也將灰飛煙滅。

pamyatnik-i-muzey-26-muchenikov-v-nagasaki
圖3: 長崎二十六殉道者紀念像

就在這要命的時刻,聖腓力腓號來到了日本,這倒不是說他們從踏上日本的一刻就註定在劫難逃。日本為了要繼續和澳門做生意,實際上並未全力執行《伴天連追放令》,而是放任地下教會繼續滋長。至於聖菲力浦號因船難擱淺,豐臣秀吉就更沒有大開殺戒的必要了。

 

最終把大家害慘了的,卻是西班牙船長不合時宜的外交手腕。他沒有發現日本已時移世易,竟恐嚇沒收船貨的日本官員,更指西班牙國王兵強馬壯,征服世界指日可待。更糟糕的是他還聲稱船上的方濟各會士是西班牙征服世界的先頭步隊。對方確實被他嚇壞了,效果卻和船長所預期的相反,豐臣秀吉逮捕了他們。

The-26-Martyrs-of-Japan-from-the-crypt-of-the-ruined-São-Paulo-of-the-26-Martyrs-of-Japan-1640
圖4: 現藏於澳門天主教藝術博物館的17世紀油畫,繪畫出長崎大殉道時的情景。

神父們勾結外國勢力、顛覆政府,至此終於「罪證確鑿」。包括菲力神父在內的26名神父和教徒在遊街示眾後被押往長崎,釘在十字架上處決,史稱「廿六聖人」。時至今日,你仍可以在大三巴的地下墓室,找到一幅描繪當時景象的古老油畫。

 

然而,這只不過是天主教徒流的第一滴血。歷史將證明船長的口供不只毀了日本天主教,也將改寫澳門的命運。

老師乙

參考資料:

John Whitney Hall, the Cambridge History of Japan, volume 4. 1991

Patrizia Carioti, ‘the 1622 Dutch Attempt to Conquer Macao in the International Context of Early Seventeenth-Century East Asia’, Review of Culture 15, 2005

 

圖1: https://tokdehistoria.com.br

圖2: wiki

圖3:https://tropki.com

圖4: thehistoryblog.com

當年今日:廣州商團托英國領事禁澳門賣「豬仔」

3_530_393

1859年4月16日,廣州各家商會向英國領事聯署,要求他們協助禁止在澳門賣「豬仔」,因為葡萄牙領事不問不究、視而不見,所以託英國與葡萄牙多年的深交,發揮影響力。眾所周知,澳門在十九世紀中葉淪為苦力港,設有多家招工所(也就是「豬仔館」),大批受騙的華工從澳門乘坐輪船出洋,經歷一次痛苦而且可能不歸的航程。

話說起來,為何鴉片戰爭後出現大批華人出國的情況呢?事實上,在明清時期有不少福建人、廣東人出洋到海外經商和打工;而在鴉片戰爭前,華人從澳門坐船出發到東南亞港口也是平常事。大家會問朝廷不是下令「寸板不得下水」,禁止百姓私下出海嗎?無錯,這是朝廷的命令,但海洋為沿海居民提供大量「油水」,不只百姓無視禁令,官員不太理會,甚至嘗試遊說朝廷取消。因此,大批福建和廣東人到馬六甲、巴達維亞、馬尼拉和暹羅等地經商和工作。這些人當中包括商人、工匠和小販,也有在農忙過後的農民。

與十九世紀的苦力工不同,十九世紀前的華人在海外擁有較高的地位。雖然西班牙人、荷蘭人和英國人以武力征服東南亞的港口,但他們卻未有能力管理當地,而華人常常成為這些歐洲殖民者的助手,他們不但是歐洲人與中國貿易的中間人,更代替殖民者向當地居民徵稅,甚至從事開拓危險的礦區,所以海外華人與東南亞殖民地早期發展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除了歐洲殖民者之外,海外華人亦為暹羅、越南和占婆等東南亞國家服務,甚至自組自治政權(蘭芳共和國)。

順帶一提,早期華人並不存在海外移民的想法,出國只是臨時的,有錢便回家享福,但這些「歸僑」卻成為地方官員敲詐勒索的對象。直到1754年,乾隆允許海外華民能隨時隨地歸國,「家」的大門是常開的。今天時常聽到「發達便移民出國」,但過去卻是「發財便回家享福」,可惜並非所有人能實現願望,不少人最終客死異鄉,葬於海外。正因為與「家」的聯繫,這成為海外華人在海外生存的資本,以方言和家鄉來團結同袍,一起克服陌生地方的困境,這也是為何華僑社群的獨特之處。

Alex Lou

當年今日:白銀禁止,交易請用葡紙

01
1944年由澳門先進公司印製的澳門葡幣(圖片來源:http://www.macauzine.net/?action-viewnews-itemid-878#!prettyPhoto[gallery1]/1/)
在澳門生活用葡幣是常識,但偶然忘了帶錢出門,港幣和人民幣也會用上。不過,如果回到一百年前的澳門,你會發現澳門是一個貨幣「雜」中地。到底「雜」成甚麼程度?清鈔、銀號的銀票、廣東銀元、銅幣和港紙……只要澳門鄰近地區使用的貨幣,大概能在市面上找到。有人會問,當時大西洋銀行不是已經發行葡紙嗎?的確,澳葡政府早在1905年時把澳門葡幣定為法定貨幣,但如果你問當時的老百姓,他們可能會答「唯一?官方?法定貨幣?你講咩呀!反正手上揸著嘅錢用到就得啦!」作為「官方」的「法定貨幣」的澳門葡幣,只是在交稅、交租等對官方事情上使用。

澳門葡幣的地位在民間確立起來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由於日軍佔領澳門鄰近地區,打亂了貨幣使用的情況。港幣被停用(市面上還流通日佔前發行的港幣);在莫桑比克印刷的葡幣因海上封鎖而無法運往澳門。為了穩定隨時崩潰的經濟,澳葡政府向葡萄牙請示,獲准在本地印刷澳門葡幣。這批貨幣成為澳門史上唯一一批自行印刷的貨幣,於1944年2月印製,分為100元、50元、25元和10元四種。與此同時,澳葡政府亦頒佈禁止使用銀票、內地貨幣,正式規定澳門幣為唯一的貨幣,結束長久而來百「幣」叢生的情況。為何以前不嚴格執行,那是澳葡政府出於「尊重華人習慣」。至於中國人一向使用白銀,亦在同年四月一日被禁用,使澳門葡幣成為澳門唯一的交易貨幣。

Alex L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