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感謝你,為澳門留下一幅幅珍貴記憶

「由孟買來澳門定居了二十多年的老僑民柏切克.史超域(Patrick Steeart)和一位在廣州居住了多年的柏西商人魯斯.托姆吉(Hurjeebhoy Rustomjee),兩位都是錢納利的老朋友,加上我,一直陪伴他到生命的最後一刻。他在1852年5月30日早上四時半溘然長逝。」

這是英國人亨特(William C. Hunter)在《舊中國雜記》中,回憶起好友錢納利離開人世時的情景。遺體由醫生屈臣(Thomas Watson)來解剖,他是錢納利的好友兼繪畫上的徒弟,屈臣原本以為這位食貨是死於胃病,但其後發現是死於腦中風。

錢納利在澳門基督教墳場的墓地

這位七十八歲的老人,三分之一的人生是在家鄉英國,三分之一的時間在印度,而澳門則是人生最後一個三分之一的居住地。這位畫家之所以環繞半個地球,從歐洲來到澳門,有人說他是避債,但他表示自己是避老婆。

不過,一個畫家來到中國沿海的小城,會不會擔心「搵唔到食」?事實上,錢納利在東方的歐美貴族圈裡非常出名,很多外國商人會找他畫頭像或全家幅,加上他為人風趣幽默,使他相當受人歡迎,靠繪畫來養活自己。錢納利在鵝眉街的畫室,成為不少人來切磋畫藝的好地方。當然,除了畫人之外,錢納利閒時也喜歡在澳門街頭素描速寫,記錄大量澳門舊景、人們的生活。沒有變成湖的南灣、沒有高樓的主教山風景、燒燬前的聖保祿教堂……都能從錢納利的畫作中看到。

十九世紀的南灣海岸
燒燬前的聖保祿學院
玫瑰堂前的中國人檔口

多得錢納利的畫作,讓後人得以一睹十九世紀澳門舊城區的風景。

Alex Lou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