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月存檔:八月 2017

當年今日:中美關係是從何而起呢?

美國第一位駐華領事蕭善明,在美國獨立戰爭時擔任軍官參與多場戰役,而戰後主理與中國的外交事務。

1784年8月23日,一艘帆船駛進澳門的港口,並向城市鳴炮。每年,歐洲各國的商船都會來到澳門,然後進入廣州經商,這艘帆船的出現可謂平常不過的事情。然而,這艘帆船是第一次來到中國,她並非來自歐洲,而是新誕生的國家——美利堅合眾國。帆船名為「中國皇后」號(The Empress of China),船上載著的不是普通的商人,而是美國的外交使團,目的是要建立與中國的外交關係。

「中國皇后」號來到澳門的時代,美國才獨立於大英帝國兩年。當時的美國政府仍然處於籌劃當中,總統更是不存在,但人們已經為這個國家的未來鋪路。政客們為制憲和建立政府的議題進行商討,也有人在國外為美國搞好外交。雖然美國已經得歐洲國家的承認,基本解決「生存」的危機,但英國人仍然封鎖著美國的貿易。為了突破封鎖,美國商人計劃在「東印度」找貿易對象,特別是中國。中國人出口的茶葉與美國甚有淵源,這不僅是美國人士最受歡迎的飲品,甚至成為十三州殖民地反抗英國的導火線之一(在波士頓港海底的茶葉)。沒有英國茶船之後,美國商人只好自己到源產地入貨。

1773年發生「波士頓傾茶事件」,被視為美國獨立的導火線。這件事件亦反映當時歐美人士的茶癮有多嚴重。

就這樣,當時美國鉅富莫里斯(Robert Morris)組織一支外交使團,船員包括大使蕭善明(Samuel Shaw,又譯「山茂召」)、代理商蘭度爾(Thomas Randall),乘坐「中國皇后」號出發,時間為1784年2月22日。帆船越過大西洋,進入西非後越過好望角,然後航向印度、巴達維亞和菲律賓,經過半年的環遊半個地球,終於來到葡萄牙人的駐地——澳門。

由於「中國皇后」號停泊時已經是下午四時,所以使團只能留在船上過夜。翌日早上,蕭善明等人受法國領事的邀請登上澳門。在美國獨立戰爭中,法國與美國一直是同盟關係,所以法國領事積極地協助美國使團。蕭善明向在澳門的各國領事和商人展示美國與歐洲國家的條約副本,以表示美國受到外界所承認。話說起來,美國使團來到澳門是件大事,但由於總督花利亞(Bernardo Aleixo de Lemos e Faria)不在城裡,使團無法向「地頭」打招呼。蕭善明等人留在澳門期間,使團分別在法國和瑞典領事官邸過夜。

美國使團於八月廿八日啟程來到廣州,當時英國的「大班」(Tai-pan)也目睹「中國皇后」號進入廣州的一幕。美國使團在法國、丹麥和瑞典的領事的支持下留在廣州,在這段時間,蕭善明等人一方面忙著與駐廣州的各國領事和商人商討簽約,另一方面找機會與清朝官員聯絡,其中比較麻煩是解釋美國人不是英國人,畢竟兩國的人都是操英文的,但蕭善明等人還是成功與大清帝國建立貿易關係。美國使團在廣州的時間,他們了解在華外商的經營方式和規矩,同時也打聽有關的貿易情報。蕭善明認為,美國出產的花旗參和水獺皮為吸引中國人來購買,而美國商人能買入茶葉。

廣州十三行,其中一家行館掛著美利堅國旗。

1784年12月,載著美國使團的「中國皇后」號返國,但蕭善明並未因此功成身退,他其後在1786年被任命為第一位美國駐華領事,並且兩度踏上澳門和廣州。蕭善明開啟了中國與美國的外交關係,但他大概沒有想到兩百年後,這段關係成為世界最舉足輕重的外交關係。

Alex Lou

1613年澳門: 海賊之島

那是1613年八月,豔陽似火,海道大人帶著一隊官兵,包圍了整座澳門城。刀尖在烈日下熠熠生輝,卻散發著攝人寒意。(1)

 

城中的大人物都集中到議事亭去了,屏息以待。使者宣讀了海道大人的要求,當中關鍵字只有一個:倭。

 

葡萄牙人被指「蓄養倭奴」。

明代<太平抗倭圖>生動地描述了倭寇如何搶掠畜口,姦淫婦女。 credit: Great Ming Military (blog) http://greatmingmilitary.blogspot.com/

才沒有這樣的事呢! 他們慌忙地解釋道。他們說,自己是無知無辜的一等良民,且和「倭人」,也就是日本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才不過五年前,一群日本武士登陸後大鬧澳門城,被日本貿易艦隊司令佩索鐵腕鎮壓。不久佩索率領葡人到長崎貿易時被報復,全船殉難。(關於這段往事,可參考本網站文章<傲慢與貪婪:日本武士、荷蘭商人和澳門司令>)

 

然而,這樣的說詞毫無說服力可言。因為城內隨處可見挽髻束刀的日本武士,有些更已在此結婚生子,落地生根。海道本人巡視澳門時,就已先行驅逐了九十八人。

 

更何況,這位海道俞安性是淅江人,小時候說不定曾聽家中耆老說過,那個在澳門開埠前就已經存在於寧波外海的,住滿了倭寇和佛朗機夷的神秘海盜島:雙嶼。

 

那是葡萄牙人建立在陸地的村落,房屋逾千,居民有3000人,其中葡萄牙人達1200人。島上有葡萄牙的市政官ヽ巡迴法官ヽ鎮長及其他六七級的法官和政府官員,還有六七所教堂。島上十分富庶…(2)

 

看!這不就幾乎是澳門的初代版! 雙嶼的統治者是李光頭和許氏兄弟,全都是海賊。他們串謀日本和葡國人,在閩浙地區干起亦盜亦商的走私貿易。

 

可是為什麼大家都跑去當海賊了? 個個都做賊,唔通真喺個個都想做賊?

 

這故事得由1523年說起。當時兩名敵對的兩名敵對的日本諸侯各自派出自己的貢使到中國朝貢。雙方在寧波港大打出手,還殺傷了涉嫌受賄的朝廷命官,結果被掃地出門。

 

在明朝的海禁政策下,外國商人只能跟隨朝貢團進入中國貿易。因此隨著日本貢使被中國謝絕拜訪,雙方貿易也就隨之中斷。有趣的是,三年後日本開挖出礦量驚人的銀山,剛好能滿足明帝國對白銀的需求。因海禁而陷入窘境的沿海華人,於是紛紛加入倭寇行列。正是這群人把雙嶼變成跨國走私中心。

 

到了1544年,日本貢使再在寧波被拒諸門外時,隨團的日本商人摸摸鼻子便跑到雙嶼島去,在華人海盜的介紹下遇上了同樣吃了閉門羹的葡萄牙人。葡萄牙人雖然征服了明朝的朝貢國馬六甲,但也一度打算朝貢去當個恭順的乖寶寶的。使節團到達中國後,卻不巧與前來哭訴的馬六甲使節撞個正著,結果全被打入天牢。葡人後來假扮成暹羅商人試圖折返,結果被識穿。(3)從此在中國沿海燒殺搶掠ヽ大開殺戒。

 

中葡日海賊在雙嶼合流後,各展相長,雄霸閩浙沿海。日本人的刀那時候就非常有名氣。據歐洲人的紀錄,把薄紙放在日本刀的刃上吹氣,紙就會斷成兩截。葡萄牙人最利害的法寶自然是火槍。他們就這樣以火與劍,洗劫了閩淅沿岸。

歐洲畫家所繪的慶長使節圖的成員,歐洲人對成員佩帶的刀特別印象深刻。 (credit: wiki)

終於到了1548年,閩淅總督朱紈出兵把雙嶼夷為平地,萬家燈火瞬間化為飛灰,據說僅基督徒死亡人數就達一萬二千人。(4)一年後再在走馬溪進擊逃走的華人和葡人海盜。大概是為了誇大戰功,中國官兵強逼當中四名葡萄牙俘虜穿起奇裝異服遊街,宣稱自己捉到的這四人是馬六甲之王。(5)

 

朱紈的「緝私行動」得罪了沿海商人。不久以濫殺「滿剌伽夷」的罪名被逼自盡。

 

而只要中日間互通有無的需求一直存在,海盜們很快就能重整旗鼓了。逃出雙嶼的華人海盜挽起髮髻,打扮成日本人的模樣,以示和毀滅雙嶼的朝廷徹底決裂之心。(6)至於逃出走馬溪的葡萄牙人,則輾轉流落澳門,賄賂了官員,留了下來。其時距雙嶼滅頂之日,尚不足十年。

明代<抗倭圖卷>,可特別注意倭寇的髮飾和打扮。 credit: Great Ming Military (blog) http://greatmingmilitary.blogspot.com/

這個堪稱雙嶼2.0的澳門,自然勾起倭寇和葡人重新合流的恐懼。1594年,有日本人穿上歐洲服飾扮成葡人混進廣州。(7) 1605年,海道副使因聽說葡人和日本人將聯手進攻澳門,在恐懼中拆毀了大量民居以重修城門,後來因此遭免職。由此可見朝廷對於倭寇的恐懼,已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8)1607年,葡人的朝鮮僕役在澳門近海與明朝官兵狹路相逢,因語言不通而誤以為對方是倭寇,於是互相拔刀砍殺。(9)

 

這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海道俞安性到底是如何分辨出那九十多名「倭奴」的? 在葡萄牙人再三保證會驅逐倭人後,俞安性離開了,葡人盛讚他「通情達理」。這樣說來,他也許是個和朱紈不一樣的人物。又或者雙嶼的故事,讓他瞭解到像澳門這樣的海島,實際上位處於龐雜而巨大的海洋貿易網絡之中,陸地人慣用的中/日/葡/暹羅/朝鮮/馬六甲和順/逆之類的分類模式,是無法在當中應用的。

 

最終切斷這個網絡的,不是明皇朝,而是日本的幕府大將軍。

 

就在俞安性到澳門「散倭」的次年,德川家康宣佈取締天主教。

 

 

 

 

 

(1) 關於俞安性巡視澳門的經過及期間與葡人的對答,本文主要依據金國平的 <TCHANG-SI-LAO 其人文海鉤稽“海盜說”溯源>,載於《中葡關係史地考證》。

 

(2)引用自費爾南平托的《遠遊記》。文字翻譯出自吳志良ヽ金國平ヽ湯開建的《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3) 嚴從簡,《殊域周咨錄》卷九 <佛郎機>,引自《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4)同樣出自平托的記載,有學者認為平托誇大其詞。文字翻譯出自《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5)克魯斯(Gaspar da Cruz):《中國概說》,載《16和17世紀伊比利亞文學視野裡的中國景觀》,81-107頁。

 

(6)上田信著,《明清時代: 海與帝國》,205。

 

(7) <請計處倭酋疏>,載《皇明經世文編卷》之四百

 

(8) 見《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9)同上。

 

作者: 老師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