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宗教改革如何影響未誕生的澳門?

1517年10月31日,馬丁路德在諸聖堂的大門貼上《九十五條論綱》,標誌著「宗教改革」的開始。

1517年10月31日,萬聖節前夕,一名奧斯定修士在維滕貝格(Wittenberg)的諸聖堂(All Saints’ Church)大門貼上一份佈告,名為《關於贖罪券效能的辯論》(Disputatio pro declaratione virtutis indulgentiarum)。由於這份佈告上有九十五條論點,因而又被稱為《九十五條論綱》。這名奧斯定修士——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的論綱,原本求學術討論的論綱,結果變成一份「戰帖」,激起了影響歐洲近代歷史的「宗教改革」。至於地球另一端的澳門,亦因為「宗教改革」的關係被塑造成「反宗教改革」的後勤基地。

由西班牙人羅耀拉(Ignatius of Loyola)創立於1534年的「耶穌會」,主張服從羅馬教廷和教宗,並消滅包括新教在內的「異端」。雖然他們是「反宗教改革」的頭號先鋒,但事實上他們是另類的改革者,相當重視教育和修行,在歐洲創辦多座大學和學院。耶穌會相信擁有知識和修行的修士,才能成為對抗新教的力量。

不過這還未足夠,耶穌會需要一個舞台——一個能證明天主教比新教派更能救贖世人的地方,於是新發現的印度、中國和日本就成為了他們傳教的地方。若果傳教工作成功,毫無疑問地為羅馬教廷建造前所未有的權威,耶穌會也因此凝固自身的地位。就這樣,葡萄牙人居住的澳門成為向日本和中國等地傳教的前線;而聖保祿神學院(即大三巴遺址的前身)更是作為培訓傳教人材和統籌傳教的前線基地。除了耶穌會之外,方濟各會、多明會、奧斯定會等天主教修會也駐足在澳門,希望進入中國這個傳教市場。

《中國圖說》(China Illustrata)中有關耶穌會在中國傳教的畫作:羅耀拉、沙勿略、利瑪竇及湯若望(Johann Adam Schall von Bell),四人一起手拿一幅中國地圖,以示耶穌會將把中國成為天主教國度。

在沙勿略(Francis Xavier)、范禮安(Alessandro Valignano)和利瑪竇(Matteo Ricci)等傳教士的推動下,耶穌會在中國的傳教策略是進入中國的心臟:向中國皇帝傳教,然後推廣至整個朝廷,再達到全中國信奉天主教,最後再影響周邊的屬國。當然,只是單方面向皇帝傳教是不能成功,還需要有其他東西來證明天主教和西方文化的優秀,於是向朝廷展示各種歐洲科技。如耶穌會傳教士所願,他們能進入中國的心臟,而皇帝亦對他們帶來的新科技感興趣,但一切僅止於此。中國皇帝並沒有成為天主教的信徒,天主教亦沒有在中國傳播,甚至在康熙之後,朝廷對天主教進行數次「禁教」政策。

雖然說耶穌會在中國傳教並未成功,但他們從澳門帶回大量中國的古籍和文獻,在十七、十八世紀激起歐洲人了解和學習中國文化的風潮,稱為「中國風」(Chinoiserie)。然而,由於耶穌會在「禮儀之爭」的立場,使他們失去了羅馬教廷的支持,甚至擔心他們帶來的中國文化會「污染」歐洲。另外,耶穌會的強大也使多國視他們為威脅,於是在十八世紀驅逐耶穌會。

馬禮遜牧師

500百年前的「宗教改革」,使耶穌會把澳門塑造成「反宗教改革」的後勤基地,可惜日本和中國傳教卻面臨失敗。另一方面,基督新教在十八世紀起亦來到澳門,如衛三畏(Samuel Wells Williams)、馬禮遜(Robert Morrison)等人亦開始新的傳教活動。由此可見,澳門在基督教傳入中國的過程和中西文化交流有著不加忽略的一頁。

Alex Lou

當年今日:宗教改革如何影響未誕生的澳門?” 有 2 則迴響

  1. 期待將來有更多闡述「澳門作為反宗教改革後勤基地」細節的研究,例如他們在澳門做了些甚麼相關工作?在澳門的生活?與澳門人的互動?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