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今日:香港島被割讓時,葡人有多大反應?

穿鼻炮台

1841年1月20日,英國遠征艦隊撤出廣州城外的穿鼻炮台,看似鴉片戰爭暫告一段落。在這場戰爭中,澳門在清朝和英國的威脅下幾乎喘不過氣,但暴風雨突然平靜起來,似乎事情似乎並不簡單。難道是英軍在廣州被清兵打敗?不過清軍在關閘敗於英國艦隊已經證明廣州不可能擋著英國人的攻勢……翌日,廣州的消息傳到澳門:清朝欽差大臣琦善與英國駐華商務總監義律(Charles Elliots)在穿鼻炮台達成停戰協議,清朝同意割讓香港島給予英國。

完了……今次真的完了……澳門已經來到末日……

儘管《穿鼻草約》只是琦善與義律私下的協定,未經清朝和英國官方同意,但消息一出幾乎令震驚全澳門。澳門大法官巴士度斯(Jose Maria Rodrigues Bastos)馬上向里斯本報告情況:「……同意讓距離澳門城咫尺之遙的香港開埠,對澳門來講,無疑於致命一擊。國人、外人、華人一致認為,對葡萄牙人而言,澳門的貿易、公共收入、海關等等的結束指日可待。」深知情況不妙,澳葡政府當然不能坐以待斃,總督邊度(Adrião Acáio da Silveira Pinto)提出由議事會與清朝官員在老城方蓮峰廟開會。

1841年2月10日,廣東高濂道台易中孚(正四品)、澳門同知謝牧之(正五品)及香山縣丞張裕來到蓮峰廟,與澳門議事會理事官內羅(Bernardo Estevão Carneiro)、前任理事官佐治(José Vicente Jorge)等人展開兩小時的會議。

在會議上,佐治當然向易中孚提出一大堆英國人進駐香港的惡果,而易中孚則反問該如何挽救情況。佐治提出,「一行之有效的辦法是當機立斷,減低貨物進出口稅:將額定船隻提高至五十艘;豁免船鈔;自由貿易。這樣可將貿易吸引至澳門,因為只有此方法才能將其他外國人吸引至此。所以,只要香港沒有貿易,華人不會涌法,古老的風俗不會蛻變,帝國稅收不會減少,華人仍可像300年以來一樣,在澳門安居樂業。」佐治極力地遊說易中孚千萬不可割讓香港,同時也開寬澳門的貿易限制,指出「澳門的興衰仍大清帝國命運的關鍵」之類。

1842年《南京條約》的簽訂,標誌清朝把香港島割讓給英國成為事實。

不過無論葡萄牙人如何遊說清朝官員,香港割讓最後還是在1842年的《南京條約》中成為事實。葡萄牙歷史學者英索(Jaime de Inso)表示,「儘管澳門在坎坷的歷史上經歷了許多危機,但1842年才是她真正衰落的日子。」

Alex Lou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