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min 發表的全部文章

回到大唐——你確定嗎?

近來穿越故事流行,你有沒有幻想過來一段穿越時空的旅行?

但是,首先你要做好準備,買本旅游攻略看看——《唐朝穿越指南》。

首先,你需要辦個“護照”,唐朝時叫“過所”,只要走出自己所在的縣城,去別的城市就要證明自己是良民,有合法的身份證明,上面寫明身份、籍貫、隨行人員、携帶財物、旅行目的等事項,每過一處要塞關卡、過河碼頭都要查證、簽字蓋章,不然被抓到就得遣返的了,相當于現在的非法移民。

證件有了,該訂酒店了。澳門有處“驛站”,但到了唐朝,不是誰都能住進驛站,那是官方用的,入住還要證明文件。例如傳遞公文的信差,又如急著給楊貴妃送新鮮荔枝的快遞員……

平民百姓的話,還是選擇驛站旁邊常見的私營“逆旅”、“客舍”吧,到了首都長安城的話,崇仁坊也是個旅店集中地。

忙完了喝口茶吧,小心,可別一口噴了出來,這又生薑又花椒的,就是當時流行的茶配方,而且要是穿越到唐朝早期,那時北方、長安城的人、街上的食店,還沒有普及喝茶的習慣呢!

終于忍不住想上facebook打卡了,怎麽辦?在沒有社交網站的時代,直接post上牆!據說文人墨客把能寫的牆都寫上詩了,還留下了一批“題壁詩”,文筆不好的也要留下“某某到此一遊”……

最後,白日夢做完了,以目前的科學技術,想與唐朝親密接觸,建議還是去博物館吧!

 

撰文︰顧懿

參考資料︰

森林鹿,《唐朝穿越指南︰長安及各地人民生活手冊》。

網絡圖片

1613年澳門: 海賊之島

那是1613年八月,豔陽似火,海道大人帶著一隊官兵,包圍了整座澳門城。刀尖在烈日下熠熠生輝,卻散發著攝人寒意。(1)

 

城中的大人物都集中到議事亭去了,屏息以待。使者宣讀了海道大人的要求,當中關鍵字只有一個:倭。

 

葡萄牙人被指「蓄養倭奴」。

明代<太平抗倭圖>生動地描述了倭寇如何搶掠畜口,姦淫婦女。 credit: Great Ming Military (blog) http://greatmingmilitary.blogspot.com/

才沒有這樣的事呢! 他們慌忙地解釋道。他們說,自己是無知無辜的一等良民,且和「倭人」,也就是日本人,有「不共戴天之仇」。才不過五年前,一群日本武士登陸後大鬧澳門城,被日本貿易艦隊司令佩索鐵腕鎮壓。不久佩索率領葡人到長崎貿易時被報復,全船殉難。(關於這段往事,可參考本網站文章<傲慢與貪婪:日本武士、荷蘭商人和澳門司令>)

 

然而,這樣的說詞毫無說服力可言。因為城內隨處可見挽髻束刀的日本武士,有些更已在此結婚生子,落地生根。海道本人巡視澳門時,就已先行驅逐了九十八人。

 

更何況,這位海道俞安性是淅江人,小時候說不定曾聽家中耆老說過,那個在澳門開埠前就已經存在於寧波外海的,住滿了倭寇和佛朗機夷的神秘海盜島:雙嶼。

 

那是葡萄牙人建立在陸地的村落,房屋逾千,居民有3000人,其中葡萄牙人達1200人。島上有葡萄牙的市政官ヽ巡迴法官ヽ鎮長及其他六七級的法官和政府官員,還有六七所教堂。島上十分富庶…(2)

 

看!這不就幾乎是澳門的初代版! 雙嶼的統治者是李光頭和許氏兄弟,全都是海賊。他們串謀日本和葡國人,在閩浙地區干起亦盜亦商的走私貿易。

 

可是為什麼大家都跑去當海賊了? 個個都做賊,唔通真喺個個都想做賊?

 

這故事得由1523年說起。當時兩名敵對的兩名敵對的日本諸侯各自派出自己的貢使到中國朝貢。雙方在寧波港大打出手,還殺傷了涉嫌受賄的朝廷命官,結果被掃地出門。

 

在明朝的海禁政策下,外國商人只能跟隨朝貢團進入中國貿易。因此隨著日本貢使被中國謝絕拜訪,雙方貿易也就隨之中斷。有趣的是,三年後日本開挖出礦量驚人的銀山,剛好能滿足明帝國對白銀的需求。因海禁而陷入窘境的沿海華人,於是紛紛加入倭寇行列。正是這群人把雙嶼變成跨國走私中心。

 

到了1544年,日本貢使再在寧波被拒諸門外時,隨團的日本商人摸摸鼻子便跑到雙嶼島去,在華人海盜的介紹下遇上了同樣吃了閉門羹的葡萄牙人。葡萄牙人雖然征服了明朝的朝貢國馬六甲,但也一度打算朝貢去當個恭順的乖寶寶的。使節團到達中國後,卻不巧與前來哭訴的馬六甲使節撞個正著,結果全被打入天牢。葡人後來假扮成暹羅商人試圖折返,結果被識穿。(3)從此在中國沿海燒殺搶掠ヽ大開殺戒。

 

中葡日海賊在雙嶼合流後,各展相長,雄霸閩浙沿海。日本人的刀那時候就非常有名氣。據歐洲人的紀錄,把薄紙放在日本刀的刃上吹氣,紙就會斷成兩截。葡萄牙人最利害的法寶自然是火槍。他們就這樣以火與劍,洗劫了閩淅沿岸。

歐洲畫家所繪的慶長使節圖的成員,歐洲人對成員佩帶的刀特別印象深刻。 (credit: wiki)

終於到了1548年,閩淅總督朱紈出兵把雙嶼夷為平地,萬家燈火瞬間化為飛灰,據說僅基督徒死亡人數就達一萬二千人。(4)一年後再在走馬溪進擊逃走的華人和葡人海盜。大概是為了誇大戰功,中國官兵強逼當中四名葡萄牙俘虜穿起奇裝異服遊街,宣稱自己捉到的這四人是馬六甲之王。(5)

 

朱紈的「緝私行動」得罪了沿海商人。不久以濫殺「滿剌伽夷」的罪名被逼自盡。

 

而只要中日間互通有無的需求一直存在,海盜們很快就能重整旗鼓了。逃出雙嶼的華人海盜挽起髮髻,打扮成日本人的模樣,以示和毀滅雙嶼的朝廷徹底決裂之心。(6)至於逃出走馬溪的葡萄牙人,則輾轉流落澳門,賄賂了官員,留了下來。其時距雙嶼滅頂之日,尚不足十年。

明代<抗倭圖卷>,可特別注意倭寇的髮飾和打扮。 credit: Great Ming Military (blog) http://greatmingmilitary.blogspot.com/

這個堪稱雙嶼2.0的澳門,自然勾起倭寇和葡人重新合流的恐懼。1594年,有日本人穿上歐洲服飾扮成葡人混進廣州。(7) 1605年,海道副使因聽說葡人和日本人將聯手進攻澳門,在恐懼中拆毀了大量民居以重修城門,後來因此遭免職。由此可見朝廷對於倭寇的恐懼,已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8)1607年,葡人的朝鮮僕役在澳門近海與明朝官兵狹路相逢,因語言不通而誤以為對方是倭寇,於是互相拔刀砍殺。(9)

 

這也讓我們重新思考,海道俞安性到底是如何分辨出那九十多名「倭奴」的? 在葡萄牙人再三保證會驅逐倭人後,俞安性離開了,葡人盛讚他「通情達理」。這樣說來,他也許是個和朱紈不一樣的人物。又或者雙嶼的故事,讓他瞭解到像澳門這樣的海島,實際上位處於龐雜而巨大的海洋貿易網絡之中,陸地人慣用的中/日/葡/暹羅/朝鮮/馬六甲和順/逆之類的分類模式,是無法在當中應用的。

 

最終切斷這個網絡的,不是明皇朝,而是日本的幕府大將軍。

 

就在俞安性到澳門「散倭」的次年,德川家康宣佈取締天主教。

 

 

 

 

 

(1) 關於俞安性巡視澳門的經過及期間與葡人的對答,本文主要依據金國平的 <TCHANG-SI-LAO 其人文海鉤稽“海盜說”溯源>,載於《中葡關係史地考證》。

 

(2)引用自費爾南平托的《遠遊記》。文字翻譯出自吳志良ヽ金國平ヽ湯開建的《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3) 嚴從簡,《殊域周咨錄》卷九 <佛郎機>,引自《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4)同樣出自平托的記載,有學者認為平托誇大其詞。文字翻譯出自《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5)克魯斯(Gaspar da Cruz):《中國概說》,載《16和17世紀伊比利亞文學視野裡的中國景觀》,81-107頁。

 

(6)上田信著,《明清時代: 海與帝國》,205。

 

(7) <請計處倭酋疏>,載《皇明經世文編卷》之四百

 

(8) 見《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9)同上。

 

作者: 老師乙

天外來石?

在澳門博物館的「時間廊」展區,展出了多件反映中西文化源流的展品,最近這裡新增了秦代銅車馬模型,並與秦俑模型一起「守護」着館內的文物。就在銅馬車和秦俑之間的位置,存放着一件貌似隕石的物體,莫非⋯⋯?

看見這樣的陳設組合,不禁讓人想起《史記》的故事。話說在秦始皇三十六年(前211),有一塊隕石墜落在東郡(今河北濮陽),石上刻有「始皇死而地分」的字句,這事件當然引起了軒然大波,結果也是流血收場。根據文獻記載,這塊被視為不祥之物,在當時已被銷毁,所以不可能發現傳存品。究竟這一塊石頭又是何方神聖呢?

經過筆者查證,這塊是東漢《熹平石經》的殘件(複製品)。石上的文字並不是歷史上哪些能動搖江山的「神諭」,而是對中國歷史影響深遠的儒家經典。

自漢武帝獨尊儒術以來,儒家學說成為學術思想的主流,通曉儒家經典成為為官為吏的必要條件。但由於經書經過歷代口授傳抄,錯誤甚多,導致各派士人爭論休。直到東漢末车,漢靈帝時為了維護漢室的穩定,下令校正儒家經典著作,委派了蔡邕等人主持經書的修訂,並採用隸書體將經文刻在巨型成石碑上,一共46塊石碑,放置在洛陽太學前,供讀經人校正。但隨着漢室衰微,各地烽火不斷,洛陽宮室更在董卓之亂後被毁,石經因而受到破壞。所以,今天人們看到的《熹平石經》都是以碎石面貌示人。

《熹平石經》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儒家經典官定本,它精嚴端莊的字體結構成為後人研究漢代書法的珍貴資料,所以澳門博物館利用了石經來細說中國文化源流。此外,在這部份的陳設中可以找有趣的景象,就日昔日協助秦始皇焚書坑儒的「士兵」正在默默地「守護」着這裡的儒家經典,也許這是筆者找到的小趣味。

青銅器中的商王權力來源

(圖1) 商晚期劉鼎

 

美術、藝術與古代藝術

「美術」作為「藝術」的一個門類,必然與藝術有著許多的共通性,美術創作豐富了藝術的表現力,在一定的社會發展條件之下,還可以和科技結合衍生成為新藝術。此外從審美和美育的角度談「美」的問題,不僅概括著整個文藝範疇,並且和倫理學、哲學等領域相關,構成如美學的理論科學。

中國美術史主流思想就歷史的進展可分為三皇五帝時代字文畫、三代器物畫、春秋戰國時代、秦代、漢代、三國時代、六朝時代、隋代、唐代、宋代、元代、明代、清代來介紹其特色及影響。本文所處理的是三代時期的器物問題—青銅器。

所謂器物的圖案,就是指器物的造型方法及器物表面圖案的製作方法,不論是獸體獸角或土木製作的器物,如禮器、樂器、兵器及一般器物皆是有其圖案。特別是到了夏朝中葉的銅器產品特別多,而銅器上的花紋與圖案更是中國美術史上不可忽略的東西。

中國青銅器是中國在夏商周時期的文化與科技的代表。中國青銅器從4700年前開始出現,到在2000多年前逐漸由鐵器所取代,跨越了約3000年的歷史長河。[註1]研究青銅器的目的是在於透過其性質與其時代文化與社會的若干主要特徵。[註2]從器物的種類和數量使我們對青銅器的製作和使用,在古代的中國人的生活裡佔有中心地位是深信不疑的。[註3]中國古代的夏、商、周可說是青銅時代,同時也是中國文明形成的時期。換句話說,中國青銅時代這個概念,與古代中國文明這個概念之間相合到幾乎可以互換的程度。青銅器本身當然便是古代中國文明的突出的特徵,而造成它們的特殊地位因素同時也正是導致那文明產生的同樣因素。[註4]

商王與商王國

商並非中國古代唯一的文明社會,甚至不是最早的。但是,它在中國早期文明的形成中起著重要作用,也是迄今唯一有充分的文獻資料去討論的對象。[註5]中國考古學家經過長時期的工作,大大豐富了商代的考古資料,除了甲骨文,還有青銅器。商代青銅器在一定程度上呈現出商文明的不同面相。

商王是商王國的中心,《史記》記載的商代歷史實際上就是商王的歷史,殷代的卜辭差不多都是有關商王占卜的刻辭。[註6]西周時期的《詩經‧小雅‧北山》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周代如此,商代亦然。全國所有的各種自然與經濟資源都是商王的私人財產,他透過一個既複雜又高層次的網絡體系統治著這一切。[註7]

商代王制作為一種制度有兩個主要特徵:首先,它居於一個龐大國家機構的頂端,依靠正規軍和明確的法律來統治國家,該國家機構是向心經濟的核心;其次,它是一個龐大的血緣組織的核心,該組織以實際的和傳說的血緣關係為基礎,與國家機構相並輔。[註8]以上這兩個特徵都是由商王在宗教上的壟斷而取得,也就是所謂的「絕天地通」。

青銅器中的動物紋樣特質

動物紋樣是殷商和西周初期青銅裝飾藝術的典型特徵。 [註9]它於商朝安陽時期發展到高峰,但獸面的造型,至少雙目和輪廓,在商代中葉的青銅器上已相當突出。[註10]

就商周青銅藝術中的動物紋樣而言,既有現實世界中可指名的動物,也有只能用古書中的神獸名稱來標識的動物。[註11]比較常見到的是神獸包括饕餮、肥遺、夔、龍、虬等。[註12]動物紋樣常常是成雙成對,左右對稱的。[註13]

在殷商和可能屬於西周的少數銅器上,有人形或動物紋樣共生的現象。除了兼有人、獸之外,這些青銅器還有其他共同的裝飾特徵:動物張開大嘴,人頭靠近或在獸口之下;人頭或人體與獸頭或獸身形成垂直角;所有動物紋樣都與虎形相似。同時又有重要的差異—京都、巴黎和華盛頓收藏的器物上,與人相連的動物都是單個的,其餘三件都是兩個動物相對,人頭則夾在它們張開的大口之間;有的器物上以一個人頭代替人,其他則帶身體;卣上的人與獸相耙,別的器物卻人獸分開。

(圖2) 商代青銅器裝飾的神獸紋樣:饕餮(第一排)、肥遺(第二排)、夔(第三排)、龍(第四排)。
(圖3) 商代青銅器中的人—獸紋樣。(1)弗利爾美術館館藏大刀;(2)京都住友氏所藏卣;(3) 弗利爾美術館館藏觥;(4)安徽阜南尊上圖案;(5)右上則是殷墟5號墓出土鉞;(6)殷墟出土鼎柄上花紋。

物紋樣的意義—商王權力來源

歷來的研究都相信商周藝術家們有賦予動物紋樣國象上的意義,它們或從中發現了熟悉的圖騰,或指出了某種動物所代表的神。但商周文獻卻極少將某種紋樣同特定的圖騰或神祗連在一起。然而有少數人認為動物紋樣係從幾何紋飾演變而來,沒有任何意義。[註14]

追溯絕天地通的神話—「巫」與「器」。天地之間,祖靈及其餘神祗與生者之間的溝通,要仰仗巫祝與巫術;而牲器和動物犧牲則是天地勾通儀式中必須配備之物。些動物能幫助巫覡勾通天地,而它們的形象便鑄在古代的青銅器上。它們被稱之為「犧牲之物」或「助巫覡通天地之動物」。[註15]

商周青銅上的動物紋樣有其圖象上的意義:它們是協助巫覡溝通天地神人的各種動物的形象。器物中的動物可以張口成風,為巫師升天助一臂之力。巫師形象、動物助手以及噓氣成風的獸口在一件青銅器上相結合,恰似一種最最完整的形式記錄了、甚至引發了天地溝通的行為。[註16]

有可能與古代中美洲的藝術一樣,動物亦都有可能是巫師的「另一半」。同時,虎也是美洲早期藝術中的統治階級的另一半。中國青銅器上與人在一起的動物都是虎。商王有時又被稱為群巫之長。很有可能,中國古代器物上的人—獸紋樣不僅是溝通天地的巫師的代表,而且是商王或他某位近親的代表。[註17]

帶有動物紋樣的商周青銅禮器能具有象徵政治家族財富的價值。獨佔這種溝通手段也就意味著對知識和權力的控制。佔有的動物愈多愈好。很有可能王室的巫師和地方的巫師各擁有的動物助手也是分層分級的。[註18]

商王透過宗教上的壟斷即掌握絕天地通成為商王國的領袖,集全國政治、軍事、經濟上的權力於一身,成為商王國的中心,主導政治上的所有決策,掌握正規軍與法律,還有各種自然與經濟上的資源。

[註1]張光直,《中國青銅時代》(台北:聯經出版事業有限公司,1983),頁2-30。

[註2]張光直,《中國青銅時代‧前言》(合北:聯經出版社事業有限公司,1983)。

[註3]同上。

[註4]同註5。

[註5]張光直,《商文明》(瀋陽:遼寧科育出版社,2002),頁345。

[註6]司馬遷,《史記‧殷本紀》。劉夢溪主編,《中國現代學術經典‧董作賓卷》(河北:河北教育出版社,1996),頁616-639。

[註7]張光直,《商文明》(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2002),頁145。

[註8]同上。

[註9]Cheng Te-K’un, “Animal in prehistoric and Shang China,” Bulletin of the Museum of Far Eastekn Antiquities 35(1963): 129-138, 李濟,〈安陽遺址出土之狩獵卜辭、動物遺骸與裝飾紋樣〉,《考古人類學刊》第9、10期合刊,1957年,頁10-20。

[註10]張光直,《美術、神話與祭祀—通往古代中國政治權威的途徑》(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88),頁43。

[註11]同上,頁46。

[註12]同上,44-45。

[註13]同上,46

[註14]Max Loehr, Ritual Vessels of Bronze, Age China(New York: The Asia Society, 1968), P.3.

[註15]張光直,《美術、神話與祭祀—通往古代中國政治權威的途徑》(瀋陽:遼寧教育出版社,1988),頁49-50。

[註16]同上,頁60。

[註17]同上。

[註18]同上,頁65。

圖1: 出自互動百科baike.com

圖2及圖3: 張光直,《中國青銅時代》、《商文明》

考試很重要

0516

常言道中國人之考試難絕世界、相當內容終生無用,皆因為求教育機會之更平等而進行必要之篩選。當下之澳門,政府財力雄厚廣置大學,中華兩岸大專亦對本埠考生相當優待,澳門之就學環境有如大中華之溫室,澳門學生之教育不必以篩選為目的。既不必在上篩選上多費周章,可以放心放手進一步在各學科去除流弊,放眼將來。

澳門政府近年提倡本地學子多放眼祖國內地,一則內地機遇繁多;二則隨著內地各方面發展,粵澳界限必將越漸模糊甚至一體。此方針正確,但仍雖補足。諸君可以想像,當澳門與珠海無異之日,澳門人所面對的競爭環境為何?是一個對全國學子開放的市場。坦白而言,今日澳門畢業生薪酬較內地、香港、台灣同等水平者高相當多,且並無顯著優勢可言。如果今日溫室打破,必哀鴻遍野。問題迫在眉切,澳門教育必須於此日來臨之前讓澳門形成優勢,以防禦薪酬隔膜打破時之衝擊。

基礎知識可以讓人有基本的生活保障,要讓澳門人將來留在大華高薪一族靠拼基礎知識是自欺欺人之舉,高新創意才是高薪之根本,所以教育應走創新之路而非追趕內地雄厚基礎知識之途。科科皆精固然最好,但非人人可以,不應要求學生各學科達標而應培育學生個別學科優異,偏科是正確而實用的,不應被某些考試制度扭曲。現時新增之四校聯招雖稱不是統考但其實容易發展成統考,統考並非絕對壞事。種種原因,澳門相當多學校之教學目標仍是以考試為目的,統考會引領大部分學校的教學方式,現時四校只考語文及數學,如此起步尚算合理,但一看之下頗不鼓勵多元發展、鼓勵創意。快捷之法,各大學可以相對更重視學生多元技能、減少錄取時筆試所佔比例則更佳;長遠必須不斷優化考試內容;做了則要廣加傳宣以鼓勵學校、家長改變其教育方式。由大專錄取方式帶動,學校、家長則樂意跟隨。如此讓考試和錄取方式更鼓勵創意、多元,許多學者有所著述、先進地區有所示範,望社會各界多多學習關注、大學招生當局繼續努力不懈。

澳門比起內地,暫時具有外遊方便、資訊自由、課堂學習壓力少等優勢;此正是培育創意的良好土壤,現時雖有落後而不必絕望,各位同儕共勉。

Ultra

創立考試的民族

 

0424

考試是一件怎樣的事?大中華區除澳門外都有統考,只有澳門不設;今年澳門開始第一屆四校聯招,爭議頗多,筆者認為發展成統考的機會頗大。下文一同看歷史看考試。

中華民族是最早有統考的文明,隋唐時期開始科舉制度,至宋代發展成熟,筆者在前文提過科舉是推動中華文明領先世界的重要制度,讓中國有了當時世界最適當的選官制度、最公平的社會流動制度;到了近代,西歐領先世界,清末時,康梁看到當時的科舉是中華落後之主因,倡議改革。中國是成也科舉,敗也科舉。所以科舉本身不好好壞,好壞在於科舉之目的與方法間之配合度。科舉是一種選官制度,目的在選任政策之執行者與決策者,科舉興起之時目的清晰執行者需通曉文書、決策者需懂政事時務;故有考辭章策論、擇優錄取。此時之中國領先世界。元代之時科舉地位有所降低,至明清之時改考八股,近代社會抨擊科舉全是抨擊此時代之考法,以朱子之學為宗,思辨限制大增從而限制了整個中國在政治制度、科學發展等不同領域之進步,最終致使中國落後於西歐;由是觀之,教育及考試之發展關係國家民族之興廢。大航時代後,耶穌會士讓西歐認識考試,近代歐洲也學習了考試這種選官方法,時至今日,考試已傳遍世界。以中華文化為本的東亞地區學子仍然是世界最擅於考試人群。

回到當下的教育發展,中、港、台之教育部門近年致力讓教育變得更適應當今之世,取材之法走向多元能力。以大陸地區歷史學科為例,高中課本改革成專題式,多分析而減少背誦。台、港地區亦有此勢頭。再到澳門,近年教青局工作相當積極,大體值得讚許。今年中、小學開始陸續實行基本學力要求,歷史科基力內容筆者認為頗合理,然就學校和老師執行時考慮其實甚多,除基力內容本身外,考試之方式及內容、基礎教育之根本目的、前線老師之工作負荷等等。

我們考試可以怎樣發展、我們的教育可以怎樣前進、中學歷史科如何變得更在地。下周將作進一步討論。

Ultra

黨爭

170125

黨爭興起,王朝衰敗,教科書老生常談,如戚宦相爭、牛李黨爭、東林黨爭等。 黨爭之禍何在?不妨以戚宦相爭之引論之。

東漢時,外戚與宦官不斷鬥爭,後世帝皇為解此禍,有宋代之不以權貴後人後,又有明代太祖內臣不得干政鐵碑。外戚是否可惡之極?宦官是否邪惡之極?唐太宗后族長孫氏權傾朝野,太宗時國勢日隆、北周外戚楊堅篡位後成為一代明君;漢宦官蔡倫造紙、明鄭和航海皆功皆功垂千古。然宋有新舊黨爭、明有東林黨爭,決意限制戚宦卻難逃亡國。由是觀之,禍不在戚又不在宦。宋明兩太祖之反戚宦是為子孫不為社稷,在社稷而言,若戚宦能力優於帝室,權力理應轉移。

上至朝廷下至家族,黨爭千古不息,黨爭之禍在「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在對人不對事。如此之爭,必不斷內耗,輕則國破家亡,重則如世界大戰、種族屠殺。如此危險可惡之物源於何處?戚宦之爭年代久遠,探究困難,以近代二戰為線索則易於明瞭。今日之德國日本人民在世界口碑不俗,何以當年窮兇極惡、殘暴非常?源於部分納粹高層及日本軍人為一少利益集團之私利,製造敵人,煽動仇恨,而有盟國對軸心國,以致全球肇禍。一切黨爭皆源於利益集團以製造仇敵為手段鬥爭。人之易被煽動則源於資訊受控。

返回中學歷史課堂,學習黨爭不為要求學生記誦人物時代,而要令學生明白黨爭之源起,對身邊煽動仇恨之行為加以警愓。從而減少黨爭在日後企業、在國家、在世界之不斷輪迴。中美唇齒相依,美國是MADE IN CHINA的大戶,中國是保證美國人繼續享受廉價之債主;中日應為兄弟之邦,兩者文化同源、信仰儒家。和諧,應是永恆之主旋律。

ULTRA

歷史課可以做什麼?

1208

上週末筆者參加了中華教育會主辦之歷史結合時事示範課,又參加了澳門青年動力舉辦之12.3事件50週年座談會,兩個活動皆頗有助歷史教育同儕思考將來發展。

春秋之前,教育為貴族所壟斷,教育之目的傾向培養統治貴族,後來儒家教育流行兩千年,讀書是為可以做官以忠君報國。古代讀書之目的一直是成為合格的統治者,歷代興衰自然尤為重要,歷史一直是最為重要教學內容。到近代西學東漸,列強入侵,學習古代之事不足以讓國家屹立於全球化的世界之中,中國之主流教育開始加入西洋之法,此西洋之法成形於工業革命時期,主流教育開始脫離專門培育統治人員而走向多元。

自此以後,古今興衰之道不再是讀書人職業發展的必要知識,歷史課程雖然仍是中學課程,但受重視之程度遠不及英文數學,甚至許多高中文科生更願意花時間在數學上。澳門高中設立歷史課是為文科生準備台灣或內地大學入學試,內容主要是兩考試提綱中的中外歷史,近年本地大學學額增加,本地大學只考中英數,歷史課與澳門學生的生活漸行漸遠。如此下去,歷史課程容易走向衰敗。

要讓歷史課程重獲新生,從根本出發,要讓課程本身具較顯而易見的社會價值。最近港澳都出現一些關於歷史教育的熱話,鄰埠要討論重新把歷史作為中學必修,澳門學界則因特首無心之語嘩然一陣。不論人們對以上兩件事立場如何都會發現,其實歷史課對社會有其極為重要一面,推廣公民社會需要它、宣傳愛國愛澳離不開它。隨著現代社會發展,平民參與政治的機會越來越多,古今興衰之道不再只統治者所要知,而是全體人民所要知,如此方能減少社會進一步民主化過程中之風險。教青局所推新課框保障所有中學生學習人文社會學科,可喜可賀。但傳統歷史課內容並不適合全體人民,因為教育普及,受教之人不再是精英,傳統課程較離地高深,非人人可參透鑽研。將來歷史課加入更多本土元素,更多古今連結元素應可讓課程更貼,適合更多人。

全球化下:地無四方,民無異國。

1101

戰國末年,秦因外國水利工程師鄭國間諜案,秦國本土貴族趁機攻擊外國客卿,引發一輪排外風潮;時李斯上<<諫逐客書>>說之以理,終令秦王政停止驅逐外國人,秦終吞併六國。秦國排外風潮因間諜而起,其實質卻是權位之爭;間諜並不分國籍,觀中國歷史自古以來賣國賊漢奸之類屢見不鮮,自古所謂內戰之傷亡數字絕不比外敵入侵時少。排外有害無益。盛唐任用外國人為官,國力獨步天下;今之美國政府雖以白人為主,亦不乏黑人、黃種人,集世界人才而雄霸世界。澳門開放賭權,外國公司帶來資金人才,引入更多元更高階之經營,加上大陸與澳門人員流動不斷加強,使澳門經濟騰飛,成長一度冠絕全球。

本澳外勞政策一直為市民所關注。澳門人力成本極高,然澳門在職人士在附近地區中之競爭力與其成本不成比例,以致企業經營者一直需要輸入外勞,本地勞工團體則一直訴求保護本地人優先就業,不論在中高層抑或基層就業均應減少外勞。真不知誰對誰錯,商人固然略見唯利是圖,本地就業者中亦有不少不求增值害怕公平競爭。特區既要保持城市競爭力,又要保障基層生計,難為完人。要解決此矛盾唯有將澳門人才之競爭力提升至區域頂尖水平以適應澳門在區域中極高之人力成本,大力投資教育,不斷改良教育制度是不二法門。一個國家、一個機構廣納人才則傲視同儕,用人唯親、本土主義是走向衰亡之路。在全球化中,澳門之就業市場不存在長期封閉之理由,澳門人必須多放眼世界、走向世界,不可再懼怕與天下英傑競爭。與君共勉。

Ultra

法家之治

1026

先秦思想是中華文明之精華,後近三千年唯西學東漸時期可比;法家思想為其中傑出者,長盛不衰。自春秋之管仲、子產等法家先驅起,到當世之法治價值,其法有同有不同。相同之處在兩者均是主張建立有效規則治國;不同之處在千年以來建立規則之目的已大有改變。先秦法家核心精神注重君主利益、國家發展,以富國強兵、維護上層集團利益為目標;是刑不上大夫之法。

秦帝國是法家精神的實踐者,秦強大而一統再速亡之過程揭示了統治集團之利益與絕大部分百姓之利益有時並不完全一致,甚至可以完全對立,這種對立最終導致社會撕裂,繼而造成皇朝覆滅、百姓戰禍連年之雙輸局面。時至今日,先秦法家許多精神已不合時宜,但其法後王之求變精神仍是今日法治之重要理念,世界上主要政體無不設置權力極大、地位極高之立法機構以不斷完善及改革法律。要不斷變革中的法律能夠照顧社會上的最大多數,防止社會撕裂,維持社會穩定。要達到上述目的立法者組成方法尤為重要。普選產生是一種方法、精英選舉產生是一種方法;現時世界對兩種方法各有褒貶,視乎你更相信人民群眾的智慧抑或精英的智慧。

有極端政體如北韓之類時至今日仍以先秦法家理念治國,建立領導人個人崇拜以樹立君主個人權威如法家所謂之勢、封鎖互聯網禁絕異見有如古代之焚書坑儒、窮兵黷武、催殘百姓。此類政體在主張自由平等之文明世界耀武揚威,實是奇葩,不知是誰之過。嗟乎!願所有人類早日可以生活在自由平等的世界。

Ultr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