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類彙整:當年今日

那些年今日發生了什麼

當年今日:南灣利為旅酒店開幕

21072015192448-0012

老一輩或許還記得新馬路曾經有一家名叫「利為旅酒店」(Hotel Riviera),酒店是樓高三層的新古典風格建築,面向著南灣大馬路。其後,酒店在結業後於上世紀七十代被拆卸,建築為新型的商業大廈。

1928年的今日,利為旅酒店舉行隆大的開業儀式,但事實上它已經經歷過數次開幕。利為旅酒店前身名為「興記酒店」,由華商Pedro Hing Kee創立,由一座葡式住宅改裝而成。當時酒店依然面向南灣,這裡成為不少人平常閒聊的好地方。不過,「興記酒店」在1903年被名為法莫爾(W. Farmer)的人收購,而他是港澳富商陳芳的代理人。這位陳芳為香山縣人,其後到美國夏威夷經商,從事甘蔗種植和製糖而成富商,晚年時回到家鄉,並在港澳投資輸船航運和酒店。當年,「興記酒店」的易手曾經成為轟動粵港澳的大新聞,而酒店也易名為「澳門酒店」(又一名為「四海芳園」)繼續經營。

陳芳不久便去世後,「澳門酒店」由他的長子陳賡虞接手。他把酒店進行了全面的改造和裝修,加入很多新的設施,重開後名為「新澳門酒店」。然而,陳賡虞家族因為財政日下,在1927年被迫把酒店關閉。這時,盧廉若看準「新澳門酒店」,於是收購酒店,打算把殘舊的酒店重新裝修,但他不久突然去世,工程由其弟盧煊仲接手進行,正式名為「利為旅酒店」。「利為旅酒店」的開幕,由澳門總督巴波沙主持,並邀請高若瑟主教和其他港澳名人,場面隆大。

「利為旅酒店」一直經營到1969年,最後於1971年被拆卸,這家在南灣屹立大半世紀的酒店成為歷史。

Alex Lou

當年今日:不平安的平安夜兵變

22072015152450-0002

12月24日聖誕前夜,又被稱「平安夜」,相信大家每年都歡天喜地地過節。不過在1929年平安夜的澳門,全城卻充滿著危險的氣氛,炮彈可能從大炮台的火炮發射,城市隨時被炮轟,居民紛紛討論在城內發生的兵變,軍警也把大炮台重重包圍。這一天,一個士官率領五十名炮兵發動兵變。雖然這場兵變是歷史上唯一一場兵變,但事件的真相卻充滿著謎團。

據說這場兵變的起因源於五十名新兵向提出加薪的要求,但被總督巴波沙(Artur Tamagnini de Sousa Barbosa)以法律無此條文的理由拒絕。這批駐紥在大炮台的炮兵便在士官Manuel dos Santos Guerra帶領下發動兵變,佔據大炮台,並威脅若要求得不到理會,便會炮轟澳門城區。

面對叛兵的威脅,澳葡政府一方面展開談判,也調動警察和士兵們封鎖山頭,甚至要求海事航空中心派飛機協助平亂。雙方經過一個晚上的對峙後,在聖誕節的早上,航空隊的飛機向大炮台空投命令,發出最後通牒要求叛兵投降。十分鐘後,軍隊和警察開始攻入大炮台,迫使叛軍宣告投降,結束這場持續二十六小時的兵變。兵變平息後,被捕的士兵在數個月後在特別軍事法庭進行秘密審訊,而地點則在龍環葡韻的航空中心機庫內。

Alex Lou

當年今日:沙勿略在上川島逝世

visionstfrancisboccacio

1552年12月3日凌晨,在冷清的上川島上,身患重病的沙勿略(Francis Xavier)在茅屋中逝世。這位從歐洲千里迢迢而來的傳教士,開展了基督教傳入遠東地區的第一步。

說到沙勿略的身世,他的家族原本是地方上擁有領地的望族,但因戰爭的關係領地被毀,父親不久亦病逝。年輕的沙勿略於是在法國巴黎修讀,也在那裡認識他的同鄉羅耀拉(Saint Ignatius of Loyola),彼此更成為好朋友。當時,「宗教改革」正在歐洲蔓延,羅耀拉認為天主教必須進行改革,才能與之對抗;於是他與沙勿略,以及另外五位教士一起創立「耶穌會」(Jesuits)。

除了「宗教改革」之外,海上探索的消息亦深深影響著歐洲。為了把福音傳到亞洲地區,耶穌會把傳教的目標轉移到東方,而沙勿略在1541年從里斯本出發前往印度。對天主教會而言,若然東方傳教取得成功,將能壯大教會的聲威,不僅能打擊「宗教改革」的風潮,同時亦能對抗伊斯蘭的勢力;至於耶穌會,同樣地也能借此壯大自己的勢力。

抵達印度果阿的沙勿略,在當地籌建「聖保祿學院」(Saint Paul’s College),並於1543年成立。大力辦學是耶穌會的特色之一,而這座學院成為耶穌會在亞洲最重新的傳教基地,不但為歐洲遠赴而來傳教士提供培訓,亦培養大批在亞洲出身的傳教士。不過,果阿並非沙勿略的目的地,他的目標要更遠的東方國度,於是他在1549年再次踏上旅程,前往日本。

來到日本後,沙勿略發現當地與印度的情況完全不同,儘管他得到一些大名的支持,但傳教工作未能順利展開。沙勿略只好離開日本並計劃返回印度,但在途中在上川島停留。當時,明朝政府禁止與葡萄牙人經商,於是葡萄牙商人以走私方式在中國沿海貿易,而上川島是他們其中一個走私地方。在這裡,沙勿略遇到自己的老朋友佩雷拉(Diogo Pereira)。佩雷拉的來頭絕對不小,在遠東的貿易讓他得到巨大的財富,其後在澳門開埠初期具有一定的影響力,同時他亦支持耶穌會的傳教活動。沙勿略與老友的詳談過程中,認為中國對日本有著深遠的影響,若要順利在日本傳教,必先把天主教傳入中國。他希望能拜見明朝皇帝,在他允許下在中國公開傳教,否則秘密地在中國進行。

img_0582
位於上川島的聖方濟各沙勿略墓的教堂

1552年,沙勿略再次來到上川島上,在那裡等待一個中國人帶進廣州。在這段時間,這位傳教士在島上的一處角落建了一座草棚教堂,同時向居民傳教。然而,那個中國人一直未有出現;而沙勿略在百物皆缺的情況下病倒。經過兩個月與病魔的搏鬥後,這位遠東傳教士在簡陋的草屋中逝世。假若他能多活幾年,也許能踏上澳門……

沙勿略的遺體在上川島作短暫下葬之後,其後運到馬六甲,最終埋於果阿的慈悲耶穌大殿(Basilica of Bom Jesus)裡,而馬六甲、羅馬和澳門聖若瑟修院都珍藏着沙勿略的部份遺髑。

Alex Lou

當年今日:澳門首屆工業展覽會開幕

postalfeira1926

近年澳門舉辦大大小小的商業展覽,吸引不少商家參展來推廣自己的產品。原來,這種商業展覽在澳門並非甚麼新鮮事。一百年前的今日(1926年11月7日),在望廈六和水塘附近就舉辦了一場盛大的工業展覽會(Feira Industrial)。

早在1923年,澳門總督羅德禮(Rodrigo José Rodrigues)已經提倡舉辦一場工業展覽會,但直到罅些喇(Avenida do Almirante Lacerda)擔任署理總督後,展覽才得以實現,展期從十一月七日至十二月十二日,為期一個月。整場展覽一共有近六百個參展單位參與,其中540個是本地參展單位,還有來自廣州、香港、葡萄牙等地的單位,包括酒業、紡織加工、橄欖油、木像製作、金飾、捕魚、鞣革、製鞋、火柴、爆竹、造紙、製煙等行業。

工業展覽會的另一個賣點是場地佈置,現場有不少中國特色的臨時展館,亦有葡萄牙式、荷蘭式和英國式的展館,與六和水塘的「湖景」襯托下,風景相當具吸引力。除了展示商品之外,場內還有圖書館、戲院、劇場和遊戲設施,娛樂活動可謂相當齊全。

feirade1926

澳門首屆工業展覽會一共有近二十九萬人次參觀,可見是當時非常盛大的展覽盛事,不僅促進了澳門工業發展,亦帶動澳門出入口貿易的發展。

Alex Lou

當年今日:「瑪麗亞二世」號的復仇

紀念碑花園上的「瑪麗亞二世」爆炸紀念碑。
紀念碑花園上的「瑪麗亞二世」爆炸紀念碑。

在氹仔炮台附近有一座小花園,平日這裡很少人來訪。這座花園裡立有一座紀念碑,上刻著「第二瑪琍亞戰船於己酉年轟斃者,庾辰年立」,紀念1850年10月29日發生的「瑪麗亞二世」號爆炸事件。這座石碑的故事可謂相當耐人尋味,從石碑上被修改的痕跡,至事件發生的背後。

1850年10月29日,澳葡政府為了慶祝國王費爾南多二世(Ferdinand II of Portugal)的生日,於是舉行隆大的慶祝活動。當天,「瑪麗亞二世」號巡防艦(Frigate Dona Maria II)與同行的護衛艦(Corvette)「伊里斯」號(Iris)和「若昂一世」號(Dom João I),一起停泊在氹仔炮台前進行慶祝。另外,美國風帆戰船「馬里龍」號(Marion)亦在現場參觀活動。就在下午兩點,正當準備鳴放禮炮時,「瑪麗亞二世」號突然發生嚴重的爆炸意外,結果造成191人死亡,包括在船上的艦長席爾瓦(Assis e Silva)和水手,以及四十名華人(一說是上船參觀的華人名流,另一說是船上的華人船員)。三十六位幸運的船員由於登岸,而有幸逃過一難。儘管其他艦隻的船員冒著危險、嘗試進行拯救,但只能打撈一些遇難者的遺體。事件過後三十年(1880年),澳葡政府在氹仔炮台的山坡上建一座紀念碑,並闢出了一小塊空地供人們憑弔。

話說起來,為何這支小艦隊會齊聚澳門呢?有說法指,這支艦隊是為報復亞馬留總督被殺而到來,原本打算由澳門總督官也(Pedro Alexandrino da Cunha)率領北上進攻廣州,但這次計劃卻受到重重阻礙而終止。首先,果阿(Goa)當局承諾派遣一支精銳部隊助戰,卻一直沒有踪影。然後,官也總督在就職後三十八日,便於1850年7月6日慢性腸胃炎發作身亡。最後,雖然「瑪麗亞二世」號為首的艦隊到達澳門,但經過這次爆炸後,艦隊已經元氣大傷,幾乎未出師便腰斬計劃。

最後,到底「瑪麗亞二世」號為何突然自爆?據說,負責看守彈藥的船員因為受到上級無理的處罰,於是深懷怨恨地報復,但他不希望艦長的小兒子捲入爆炸之中,而在事前帶他登岸,然後悲劇就發生了。一艘為了報復而到來的戰船,就這樣因另一人的報復而沉沒。不過,真相或許只有水中「瑪麗亞二世」才知道。

Alex Lou

當年今日:往來港澳的「飛剪」

「泛美航空」的「飛剪號」抵達澳門(圖片來源:《澳門年鑑,1938》)
「泛美航空」的「飛剪號」抵達澳門(圖片來源:《澳門年鑑,1938》)

今時今日,大家往來澳門和香港主要靠噴射船。如果想豪華一些,不妨可以坐直升機飛過大海。不過,飛越伶仃洋並非甚麼近十年的事情,早在上世紀三十年代,香港和澳門之間已經開設民間航空服務。

1936年10月21日,葡萄牙政府與美國「泛美航空公司」簽訂約,允許他們的水上飛機有權使用本地的航空場。話說起來,法籍人士列高(Charles Ricou)早在1922年成立「澳門航空運輸公司」,提供客貨運輸服務,但該公司其後因得不到香港和廣東兩地政府的批准,使他們無法從事商業飛行,最終以結業收場。

澳門總督巴波沙登上「飛剪」號參觀(圖片來源:《澳門年鑑,1938》)
澳門總督巴波沙登上「飛剪」號參觀(圖片來源:《澳門年鑑,1938》)

這條「泛美航空」的航線,事實上是一條「三藩市—檀香山—馬尼拉—中國」的跨太平洋航線。為了克服長距離的航程,公司特別開發名為「Martin M-130」的水上飛機,一共製造三部飛機,分別命名為「中國飛剪」號(China Clipper)、「菲律賓飛剪」號(Philippine Clipper)和「夏威夷飛剪」號(Hawaii Clipper)。到底飛往澳門是哪一部「飛剪」呢?這則有待考究,因為公司對外一律稱她們為「中國飛剪」。

最初,航線在中國的目的地位於香港,並在1935年已經開設。隨著澳門與航空公司開展合作,太平洋航線從香港延伸至澳門,每星期有一班航班。原本,乘坐一晚客輪的時間,因「飛剪」的到來而大大縮減至半小時。「飛剪」號除了負責客運之外,她亦肩負兩地的郵遞服務。可惜,這條航線後來因太平洋戰爭的爆發而停辦。

Alex Lou

當年今日:「武昌起義」時的澳門

1911年10月10日,湖北起義軍在武昌起義成功,震驚清廷和全國各地。在中國發生的鉅變之際,澳門當時的情況又是如何呢?

在革命發生前夕,澳葡政府嚴禁華人集會演說有關革命之事,以免得罪清廷和造成社會不安,一切集會演說事前必須由「華政衙門」批准才可舉行,但有人仍無視當局警告進行演說。即使在「武昌起義」成功後,澳葡政府仍以中華民國未受葡萄牙共和國承認為由,禁止一切募捐的政治集會。不過,對澳葡政府而言,他們最擔心是革命黨人對澳門的威脅,不僅加強澳門的防務,同時亦在莫桑比亞和印度調兵。

雖然面對澳葡政府的種種阻撓,澳門的革命勢力仍然參與內地的起義。1911年11月2日,澳門和香山兩地的同盟會聯合起來,發動在香山小欖起義,並在十一月六日進佔石岐,使香山縣成為廣東省內第三個獨立的縣市;而廣東省在三天之後亦伴隨湖北等地宣佈獨立。

Alex Lou

當年今日:澳門舊市牢落成

今天的澳門監獄位於遠離市區的路環,但昔日的舊監獄可是位於市區的大炮台附近。監牢在1913年9月30日落成,為一南歐城堡式建築,佔地約四萬平方米,樓高兩層,外形仿西方古堡式,外圍高牆,四角建有哨所。澳門中央監獄遂由市政廳後監獄斜巷遷至這裡,這是除警方臨時拘留疑犯場所之外澳門唯一的一座監獄。

0930

ALEX LOU

當年今日:一場世紀風災

1874年9月22日晚上,一場世紀級的颱風橫掃過珠三角地區。暴風過後,澳門城內的建築幾乎是全毀,無數房屋被摧毀,停泊在岸邊的船艇被沖到岸上,同時風暴亦造成約五千人罹難,包括澳門半島3,600人、氹仔1,000人、路環400人。為免災後發生疫災,政府與華人醫院對海上和岸上的屍體進行埋葬和火葬。這場發生在甲戌年的風災,直到今天仍然是造成最嚴重傷亡的風暴。

0922

ALEX LOU

當年今日:九一八事變時的澳門

1931年9月18日,日本軍隊人侵東北三省,也就是「九一八事變」。當消息傳到澳門後,各大報張紛紛報導事件,而中華總商會、同善堂和鏡湖醫院等機構發起成立「賑濟兵災委員會」, 以多種形式籌款,支持內地的戰事。不過,由於澳門的處境相當危險,澳葡政府為了保持中立,限制社團「抗敵」、「抗日」為名,而所有籌募活動必須事先申報,獲准後才能進行。
0918

ALEX LO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