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利支丹悲歌(十二)東洋的奇蹟

在1639年,日本的江戶幕府宣佈禁止與葡萄牙人的貿易和往來,這也意味吉利支丹(日本天主教徒)斷絕與外界的聯繫。幕府改為與荷蘭人往來,因荷蘭人是信奉基督新教,且非常重視商業利益,沒有像葡萄牙人一樣派人傳教。自「島原之亂」後,日本再也沒有經歷大規模的戰亂,安然地渡過兩個多世紀。直到1853年「黑船」出現在江戶(東京),美國將領培里要求日本開國,翌年(1854年)日本同意要求,其後俄羅斯、英國、法國等也相繼與日本簽訂條約。

隨著日本向歐美國家開放,天主教也重新登上這片國土,在1862年巴黎外方傳教會派員在日本興建教堂,同年羅馬教廷把1597年長崎的二十六名殉道者冊封為聖人。經歷三年,位於長崎的大浦天主堂在1865年落成,這座教堂由於是供法國人使用,因而被稱作「法國寺」,但宏偉的教堂仍然吸引無數日本人來參觀。

在大浦天主堂啟用後的一個月,十五名長崎居民來訪,在堂內的珀蒂讓(Bernard-Thadée Petitjean)神父前來接待。在祈禱後,這些居民表明他們與神父信奉相同的信仰——歷經兩百多年,天主教並未在日本消失,一批日本天主徒的後裔在幕府的迫害下堅持信仰。珀蒂讓立即把發現信徒的喜訊向羅馬匯報,而教宗庇護九世更稱之為「東洋的奇蹟」。

雖然日本允許外國人建立教堂,但從未解除對日本天主教徒的迫害,信徒發現的消息傳出後,江戶幕府在1867年在長崎大規模搜捕隱匿基督徒,約3,400名信徒被捕和虐待,更有信徒遭殺害。即使明治政府執政,政府仍然宣佈嚴禁國民信奉天主教,被捕的隱匿基督徒分散流放在海島上。日本政府大肆迫害教徒,最終在1873年因歐美國家的壓力下解除禁令,國民可以信奉天主教,日本天主教迫害才劃上句號【註】。

在1962年,長崎二十六聖人封聖的100週年,日本二十六聖人紀念館在西坂山上開幕,在紀念館內有一份來自澳門教區的禮物。在二十六聖人殉道後,教會把殉道者的遺骨保留作聖髑,當中日籍耶穌會士雅各伯.喜齋、保祿.三木和若望.五島的,他們的聖觸一度保留在澳門,直到澳門教區在1963把聖觸送往長崎。

值得一提,聖觸存放在刻有大三巴牌坊的銀色小盒內。在四百多年前,聖保祿神學院是日本天主教的海外基地,也是教徒們避難的歸宿。今時今日,在牌坊背後的墓室存放的日本教徒的遺骨,正是見證這段澳門與日本天主教的歷史。 【註一】在明治政府解除禁令後,一批隱匿基督徒加入正規天主教會,但仍然有一些隱匿基督徒選擇維持原來的信仰,但現今這群體卻逐漸式微。

勞加裕

日本長崎的大浦天主堂,為世界文化遺產「長崎與天草地區的隱性基督徒關連遺產」的文物之一。
日本長崎的大浦天主堂,為世界文化遺產「長崎與天草地區的隱性基督徒關連遺產」的文物之一。